其他破解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其他破解网 门户 新闻频道 查看内容

如何化解中美之间的战争危险

2013-7-30 18:58| 发布者: QT语音| 查看: 606| 评论: 0

   以前,如果谁敢向中国的“专家”“学者”提出这样的问题的话,那注定就要遭到严厉的斥责,多半要被骂为荒诞不经、无稽之谈,如果其中哪位还有点诲人不倦精神的话,他们会耐心的教导说,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题,离不开战争的思维是冷战思维,是过时的头脑,是不对的。当今中国的战争危险微乎其微,不会和任何国家发生战争冲突,中美两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依赖,“谁也离不开谁”,“只能合作,除了合作别无出路”,“谁也承受不了彼此冲突带来的损失”,根本没有发生战争的可能。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一直耳提面命地训诫国人说,美国不会对中国发动战争,它没有对中国发动战争的意图,而中国当然更不会去设想与美国作战了。在讲述了这些大道理之后,他们中厚道的人会慈悲地说,你们这些老百姓呀,真该好好地读点我们的教科书,尖刻的则很可能不屑一顾地表示,“这帮愚民,一点国际头脑都没有”!

    但现在则有些不同,来自美国的战略舆论与喧嚣是,中国作为新兴大国崛起,与美国霸权之间构成了修昔底德陷阱,守成大国与新兴崛起大国很有可能重蹈历史上斯巴达与希腊之间的战略逻辑,互相怀疑,彼此戒备,对抗较量,最后发展成为直接的武装冲突。也就是说,美国的专家学者认为随着中国的发展崛起中美之间是有可能发生战争的,并且已经到了必须直接面对,必须由最高执政者亲自出面寻找化解办法的程度。于是有了中国国家主席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安纳伯格之庄园会晤,这一峰会的核心目的,就是破解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的修昔底德陷阱,探索在中美之间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所以,现如今如果有谁再向中国的“专家”“学者”请教中美战争问题,他们多半会顾左右而言它。

    但是,这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现在,事实已经非常明显,中美之间的战争危险不但客观存在,而且正日趋严峻。在美国方面来说,有关对中国的战争准备正大张旗鼓地进行,如反导系统,如一小时打遍全球系统,如隐形攻击系统,如空海一体战计划等;在中国方面,“新三打三防”已经搞了许多年,现如今打航母打卫星都已见到真章,据说还有一个“反介入战略”,目标都是瞄准美国。可以说,中美两国以对方为假想敌的战争准备,规模与水平世所罕有!当今任何国家都难以望其项背。所以,纵观中美关系的发展,战争与和平的问题十分突出,从美国方面说,美国的准备策划就是想要有朝一日决出胜负,早已不是“专家”、“学者”所谓“防范”那么简单;对中国而言,如何化解来自美国的战争危险,确保今后一个长时期的和平环境,是关系到“中国道路”成败与否的战略性问题。

    一、为什么战争危险日趋严峻

    “大国对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曾几何时,中国的“专家”、“学者”就是这样地向全世界大声宣告。这很可能是他们发自内心的呼喊,是出乎真诚的而不是逢场作戏。他们认为,人类已经进入“合作”与“共赢”的新时代,世界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中国与西方世界是“利益共同体”,与美国也同样是“利益共同体”,所以两国之间不该有、不会有也不可能有什么对抗,大国对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但是,被宣布为过去了的对抗为什么还在中美之间发生并且有走向战争的危险呢?原因到底何在呢?

    对于中美对抗的原因,这根本不是一个什么学术问题,而完全是立场问题。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对此有完全不同的解读。

    站在美国的立场上,造成对抗的原因完全缘于中国,是因为中国的一系列恶行而使然。具体来说有三大罪状:

    其一,逆历史潮流而动。

    在西方的卫道士们看来,世界潮流就是普世价值,奉行普世价值按照这一原则确定自己的发展模式,这就是顺应时代,否则就属邪恶就是反动。中国现在搞什么“中国道路”“中国模式”,这本身就是与西方唱对台戏,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中国就美国心中一个最大的“邪恶轴心”。

    其二,中国正在向外扩张,咄咄逼人。

    在美国看来,中国的扩张表现在方方面面。在军事上,中国发展各种可以威胁到美国的武器装备,在经济上,取代了美国成为世界上许多国家头号贸易伙伴,在地缘安全上,拒绝美国干涉介入台湾钓鱼岛等地事务,而且还恐吓邻国,试图打破美国构筑对华包围圈,等等,这都是美国所不能容忍的。

    其三,不负责任不守规则。

    不按照美国的要求和指令行事,在叙利亚、伊朗特别是朝鲜等问题上,中国的表现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不但没有积极主动配合“国际社会”搞掉或搞垮他们,相反还拒绝和反对美国的诸多举措,使美国的战略计划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美国为世界各国制订了很多规矩规则,但中国无视美国的法律法规,反对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不服从美国关于人民币升值的要求,不按照美国的意愿处理与邻国的纠纷,等等,挑战美国所设定的秩序。

    基于上述三点主要原因,所以美国对中国越来越不信任,疑恨重重,导致对抗加剧,冲突的阴影不时徘徊闪现。

    显然,这样的立场完全是霸权的立场,完全是站在美国理所应当做全球霸主、美国利益应该无条件至上的基础上的逻辑。

    站在中国的立场上,造成中美对抗的原因不在于中国,完全是美国霸权所使然。

    第一,美国维护霸权,遏制中国的发展崛起。 

    中国从来没有挑战美国,但中国的发展客观上动摇了美国的霸主地位,因此,遏制中国,就成为美国维护世界霸权的首要任务。(有关这个问题,可以参阅笔者文章《美国的世界霸权将怎样走向衰落》)

    第二,美国利益至上,不平等不公平地对待中国。

    在霸权的逻辑之下,中国必须服从美国,美国历来无视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的利益必须服从美国的利益;奉行“武力第一,战争至上”的法则,反对同中国形成基本的战略均衡,追求自身的绝对安全,而把别人的安全置于自己的威胁打击之下。

    第三,敌视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动用各种手段力图搞垮中国。

    中国从不主动攻击美国的制度和美国社会模式,但是,美国却一直把中国制度与中国模式列为铲除的对象,动用各种手段进行攻击破坏,包括支持各种政治上的反对势力和分裂势力以及宗教极端势力。

    所以,中美对抗直至出现战争的危险,责任不在中国,原因完全在于美国;不是中国有什么罪过,而是美国基于霸权利益和维护霸权地位的必然结果。美国过去的对手是苏联,现在已经轮到了中国,如果中国被美国搞垮,下一个目标还将接着出来。总之,谁构成对霸权地位的挑战,谁就是美国的敌人,美国就要发起相应的战略围剿。所以,制造对抗和战争危机的就是美国,而不是任何别人。

    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国对抗的时代非但没有过去,相反还正当其时。这是历史的宿命,是任何人也难以摆脱的人类法则。

    二、和平为什么成了中美关系的难题

    在不可避免的战略对抗之下,中美两国能化解战争危险,使两国保持和平的关系吗?

    许多人对此抱有热切的期待与希望。他们认为,只要中美之间加强合作,增进互信,管控分歧,太平洋就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中美的和平就有了保证。

    我们说,这种论调太过轻薄浮躁。相对于大国宿命这一艰难的话题,相对于战争与和平这一重大课题,以为简单的几句忽悠就可以轻松应答,未免太把历史当儿戏了!这是一种极不负责的态度,即使从学术角度来看,也是一种相当肤浅的做派。

    首先,避免大国对抗,化解战争危险,人类的政治经验还积累不足,甚至说基本属于空白。

    从古至今,人类历史上大国对抗的事例屡见不鲜,结果大都以激烈的冲突而告结束。过去英法之间是这样,英德之间也是这样。最近的例子是美苏对抗,这场冷战最终虽然没有演化成为一场战争,但战争的危险一直伴随始终,最后以前苏联的灭亡而告结束。当年的太平洋像今天一样广阔,当年的美苏之间一样有各种各样的沟通渠道,类似的庄园会也是他们的发明创造,但是太平洋还是没有给他们提供足够的空间,彼此之间还是没能建立起基本的互信,没有实质性的合作,也没有管控了彼此之间的分歧,最后的结果不是什么共赢而是一方赢得盆满钵满,而一方输得无比悲惨。这就是历史提供给中美最新最鲜活的经验。

    其次,避免大国对抗,化解战争危险,迄今为止在现实中还找不到有效可信赖的办法。

    现在,许多人把希望寄托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上,似乎只要这个关系建立起来,中美和平共处就有了可靠的保证,就可以携手并肩建设一个和谐的世界。对此,笔者认为,这是很可疑问的。有关这个问题,笔者在《中美矛盾错综复杂,新型大国关系也无能为力》一文中已经予以说明,现在继续补充若干。

    第一,对美国的霸权属性不会有任何改变

    即使在新型大国关系下,美国的霸权属性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在霸权属性的驱动下,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只会加强不会削弱,除非遭到一次重大的失败,否则不可能出现大的改变;美国不会改变既定的对台政策,更不会因此认可中国的发展道路与发展模式,从根本上敌视中国的态度将依然固我。太平洋虽然巨大,但美国的战略前沿不会从中国沿海后退哪怕一分一毫,相反,将愈发是能逼近多少就逼近多少,即使有朝一日把北京交给美国控制,它还要进一步西安、成都;即使已经控制了西安、成都,它还要进一步控制乌鲁木齐和拉萨。就像仅仅让苏联解体还不够,它还进一步努力促进俄罗斯也跟着解体一样,道理都是一脉相承的。

    第二,美国的战略竞争方式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

    现在,许多人都把中美之间的对抗说成是一种竞争,那么,美国是怎样从事这一竞争的呢?

    到目前为止,美国针对中国进行着十面埋伏式战略包围,无孔不入的分化西化,涵盖一切的遏制打压,笔者将这些概括为“高、大、全;远、深、久”六个字:“高”是指视野高,高边疆;“大”是指决心大、力度大;“全”是指全面全方位;“远”是指远距离封锁;“深”是指渗入骨髓,渗进美国战略规划的四肢百骸;“久”是指由来已久、立足长久。笔者预计,上述这些特点不会因为“新兴大国关系”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可能,在“新兴大国关系”下,中美双方“合作”有所增多,对若干“分歧”也能进行讨价还价,但不会动摇美国的战略宗旨和这一宗旨下的基本战略布局,美国在亚太地区布下的“天罗地网”不会因为中美增进互信、深化合作、管控分歧而淡化和消解,相反只能因此更加强化,变得牢不可破、坚不可摧。这就是美国一方面强加与中国联系沟通,一方面持续强化亚太军事战略部署,持续强化各种同盟关系的原因。

    第三,“私人关系”不会有什么用处

    “新型大国关系”一个重要的内涵是所谓最高领导人之间的“私人关系”。现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私人关系被炒得很热闹,似乎这一关系不但具有惊人的魅力,而且还具有相当的魔力,能在相当程度上避免中美之间的对抗与冲突。

    应该承认,任何国家关系都不是抽象而是具体的,都是由一个个具体的关系构成的,其中也包括领导人的个人关系,这在国家间的交往中不可缺少。个人关系可以起一定作用,但前提是不存在根本性的利益冲突,在这一前提下,私人关系才有发挥的空间和余地,否则就没有什么私人关系的位置。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英德俄三国君主之间不但有“无话不谈”的私人关系,而且还有“血浓于水”的亲戚关系,但这些关系并没有使之摆脱血流成河的厮杀;苏联解体前后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先后与里根、布什建立了密切的私人关系,结果也没能挽救苏联的解体与俄罗斯的衰落。

    前世不忘,后事之师,中美两国元首的“私人关系”大概也不会有多少新鲜的。奥巴马领导下的美国今后照旧还会对中国施压、遏制、围堵甚至制裁,不会因为与习近平主席有私人关系,送过长椅子就手下留情、放过一马。

    最后,美国拥有战略上搞定中国的信心。

    按照中国“专家”、“学者”们的说法,对待崛起的中国,美国如今是充满焦虑、烦躁和不自信,因而急于“重返亚太”,急于遏制围堵中国。

    但笔者的理解却恰恰相反。笔者以为,美国之所以敢于大张旗鼓近乎公开化地把中国置于围堵遏制的对象,浑然不顾中国是美国最大债主的现实,不给中国容留应有的战略空前,完全不是什么出于焦虑、不自信,而恰恰是建立在战略上高度自信的基础上。正是因为美国认为可以在战略上完胜中国,所以才蛮横地干涉台海事物,放手拉拢扶持亚太相关国家,把中国的所谓核心利益与重大关切置诸脑后。如果是换做苏联,美国敢于这样明目张胆吗?它会变得小心翼翼、谨慎万分!因为美国完全知道惹怒苏联的后果。

    但中国则完全不同。美国不认为今天的中国具有前苏联那样的实力,更没有当年苏联那般勇气、意志和决心,所以它并没有把中国当成平起平坐的对手。在战略上,畏惧是尊敬的前提,没有应有的畏惧,就不会有起码的尊敬。长期以来,在“韬光养晦”方针的指导下,中国一直装老实、当窝囊,以为能换来西方的同情与善意。但是西方的文化从根本上就是一种实力文化,“你必须有实力,你必须证明你有实力,你必须证明你有决心使用你的实力”,只有具备上述三项条件,才是可以让西方尊敬的对手,否则难以摆脱霸权的欺压、制裁、羞辱甚至宰割,最后用战争来讹诈中国也就在所难免了(有关这个问题,可以参与笔者文章《当代中国能否经得起战争的考验》、《惧怕战争,当代中国最大的战略软肋》等文章)。一句话,和平不是一种赏赐,而只能是一件战利品。中国的战略地位不经过一场大的较量,不会得到美国的认可,太平洋虽然广阔,也只能是别人的公园,前往观赏可以,欢迎参观,但休想染指。那种以为靠经济数字或者书面文字就能奠定国家战略地位,捍卫国家利益的想法,终究将归于幻灭。

    三、实力是一切问题的基础

    既然这样,为什么时至今日中美之间并没有发生武装冲突,依旧保持和平的关系呢?未来,这样的和平关系又到底靠什么来保证呢?

    不客气的说,动辄使用战争手段,靠飞机炸弹解决问题,这是美国霸权的基本特征。如果盘点一下冷战结束以来哪个国家发动战争次数最多,全世界加在一起也难望美国项背;再进一步归纳,近百年来哪个国家发动的对外战争最多,回答还是美国;由此上溯到1776年美国独立伊始,从那时开始至今,世界上哪个国家发动的对外战争最多,回答恐怕依旧是美国。现如今的美国储积了空前巨大的战争能量,人类世界的战争能量80%都在美国那里,所以美国一直具有强烈的战争冲动,于是,武力威胁就成为它最常用的手段,军事打击则是它最信赖的办法。在这个大背景下,对华战争一直都是美国战争计划中的重中之重,如果说,现如今美国最大最重视也最具威力的战争计划是什么?回答毫无疑问是针对中国的“空海一体战”计划。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已将战争强加到许多国家的头上,按照美国所罗织的罪名,那些被美国消灭掉的家伙们并没有中国的“罪过”大,其美国所加的罪名并不能与中国相比拟,就是说,按照美国的逻辑,中国比那些国家更坏更有威胁,但为什么那些东西们都被美国干掉而今天中国还安然无恙呢?

    这完全取决于实力,是实力的不同的结果。如果把伊拉克与中国换个位置,伊拉克是中国,中国是伊拉克,那么今天安然无恙的就不是中国而是伊拉克了。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俄罗斯,俄罗斯对美国构成的挑战要比阿富汗不知高出几百上千倍,但美国敢侵略阿富汗却不敢动一动俄罗斯。

    所以,中美关系和平的基础是中国的实力。中国拥有13人口和广阔的国土,拥有完整的工业和技术体系,这些要素构成了强大的战略实力,使美国轻易不敢对中国出手。说道这里不能不提到的是,拜老一辈革命家之所赐,他们苦心孤诣为新中国建立起来的战略威慑直到今天还余威犹在:一是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的战争余威,一是核武器洲际导弹的威慑余威。因为有这两个余威,所以霸权的战略家们对于今日中国的战略斤量始终不敢遽下断语。他们一直在仔细地审视着--当今的中国肯定很肥,但这个很肥的家伙到底是不是很有劲、很厉害,到底是真老虎还是假老虎,实在是评估不准,所以,从应有的战略谨慎出发(用中国的术语叫料敌从宽),他们还不敢轻举妄动,还必须与中国打交道,还必须把中国当做一只真老虎对待。这就是美国在战略上如此看重中国,如此重视中美关系的原因。而根本不是因为什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之类经院式的屁话。习近平主席之所以享受充分礼遇而安倍只能来一顿午餐,其道理就在于此。

    战略实力是一切国际关系的基础与后盾,新型大国关系也不例外;战略实力是中国面向世界的前提,与美国打交道更是如此。要想保障和平,避免中美关系中的战争风险,根本的途径还是壮大发展中国的战略实力。中国的战略实力越大越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就有可能落到实处,崛起的中国与霸权的美国就有可能和平相处,这是化解中美之间战争危险的不二法门,除此以外,什么互信、合作、共赢、管控之类,统统都是无稽之谈。相反,在中国总体战略实力还与美国有相当差距的时候,同美国搞上述这些名堂,中国必须时刻小心、加倍警惕,这其中注定将布满美国一系列阴险的陷阱,因为这从来都是美国的拿手戏。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到的是,最近,知名的“韬光养晦”人士吴建民又出来说话了,发表了《“中国梦”绝不是要与美国争霸》的文章。在这篇文字中,吴建民愤怒地责问中国为什么要“建设全世界最强大的军事力量”。这里笔者不妨简单地回答一句,果真中国能建设成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到那一天,美国一定会积极动地脱胎出霸权体系而赎身从良、改恶从善,不但中美和平有了切实的保障,整个人类的和平也将绽放曙光。

    四、力量均衡是重要的保障条件

    但是,实力上与对手相匹敌不是朝夕之间可以实现的,这将是一个漫长的竞争过程。在这一漫长的竞争过程中,又怎样化解随时可能到来的危险,保障和平的持久与稳定呢?

    实现这样的目标需要在三个方面进行努力。

    一是确保最后的摧毁能力

    中美俄乃至英法这样的战略大国都必须确保这样一条底线:即当国家与民族的存亡受到根本性威胁的时候,也能够同时给敌人造成大致同等灾难。只要确保这样一条战略底线,国家和民族就不会在任何战略风浪面前有灭顶之灾,用冷战时期的术语就是“相互确保摧毁”。现在,中国完全具有这样的能力,这是老一代革命家留给我们后人的宝贵遗产。但是,技术发展与武器进步是否定之否定规律的演绎,高新技术的发展正呈现否定这一能力的危险,这就是美国的NMD和TMD。几十年来,美国一手打造“物莫能陷”的战略盾牌,另一手发展“物无不陷”的锋利长矛,即“一小时全球打击系统”,其目的就是要剥夺中国、俄罗斯的战略反击能力,捣毁中俄的战略底线,从而把中俄摆在美国的战略刀俎上成为可任霸权宰割的鱼肉。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战略动向。现在,中俄与美国在此领域内的争夺极其激烈,中国面临的严峻任务是只能胜利不能失败,失败就是说对中华民族的犯罪,就要成为历史的大罪人。

    但是,这一能力只是最后的底线,或者形象地说,是最后的武器,缺乏起码的战略弹性,无法灵活运用,只能用作“最后一击”。但任何战略博弈都不能使用“最后的一击”,还必须有可以灵活使用的力量。所以中国还必须大力发展各种现代化常规的技术装备,在一些领域比如海洋还必须发展传统的航空母舰,补上历史的欠账,堵上现代化力量体系的缺口。

    二是推动全球的战略均衡

    冷战结束后美国之所以肆无忌惮横行霸道,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霸权力量没有了制衡与约束,如果依然存在强大的苏联集团,什么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南斯拉夫战争等,统统都不会发生。今天,尽管美国陷在经济与金融危机中战争能力大打折扣,但一旦这一困境缓解,美国的战争机器必将再一次发动起来隆隆作响,这是当今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也是中美关系的最大威胁。在这一危险面前,作为实力相对较弱的中国,必须借助这台机器的一切对立面,就如当年温斯顿·丘吉尔所形容的那样:如果魔鬼能帮助我打败希特勒,我就同魔鬼结盟。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必须建立自己可靠的战略团队,拥有真正的战略伙伴,而不是那些多而滥并不顶用的“战略伙伴关系”。中国、俄罗斯以及伊斯兰世界都拥有共同的战略敌人,特别是中国与俄罗斯,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事关全球战略全局,对于推动全球战略力量从极度倾斜的不正常状态下有所恢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此笔者坚决主张,发展中俄关系是保障中美关系良性发展最重要的外部条件。中国有句名言,“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拿到中美关系上来说就是,想要化解中美之间的战略风险,功夫须放在中俄关系上(有关这个问题,请参阅笔者《俄罗斯的战略追求及对中俄关系的影响》、《中俄最大的共同利益--为了人类的和平》等文章)。所以,发展中美关系,不在于往华盛顿跑得多勤快,关键在于到过莫斯科的次数。此前一个时期中俄美三国之间的互动,已经充分地说明了这个道理。笔者历来主张中俄应以大陆联合对抗美国的海上同盟,相信这一定会成为现实--要么是中俄政治家主动完成,要么被霸权集团逼着完成,总之这一天早晚都要到来。

    三是打好局部的和战术上的反击

    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很可能要面临各种形式的代理人战争,切入点大体上在朝鲜半岛、钓鱼岛、南海诸岛以及喜马拉雅山角。如果孤立地就事论事,这些冲突或局部战争表面上看源于主权争端,如果放在全球战略的大背景下,这不过是霸权集团攻过来的过河卒子,是战略前哨战。如何应对这些过河卒,将成为中美战略竞争的第一期考验,应对的结果如何,将极大地影响下一阶段的战略博弈。在如此情形下,“韬光养晦”完全是黔驴技穷,依靠经贸手段也不能奏效,靠美国帮忙更是与虎谋皮,所以,中国除了进行战略自卫以外没有任何出路。但四面出击、全面开花也不是好的办法,最佳办法是杀一儆百,打一棒子震慑一群疯狗,这是战略艺术,大概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所以中国必须打好局部的和战术上的反击。

    说了这么多,结论是什么呢?

    结论就是,中美关系中的战争危险客观存在,和平一直处在严峻的挑战之中,要想捍卫和平,必须壮大发展中国的战略实力,发展与俄罗斯及广大第三世界的关系,还要积极作为,勇于担当,把实力、决心、勇气、意志、战略、策略有机地结合起来,迸发最大和最佳效能,而不能沉迷在中美关系的各色迷雾之中。只有这样,才能化解美国带给中国的战争危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其他破解网 ( 鲁ICP备14016835号 | 鲁公网安备37048102005038号 )

Powered by 其他破解网

© 2012-2020 QTvcd Inc.

返回顶部